Claar 最近的时间轴更新
Claar

Claar

V2EX 第 454867 号会员,加入于 2019-11-22 18:44:33 +08:00
Claar 最近回复了
栈的申请在编译期已经确定,只是 esp 和 ebp 的偏移。堆的申请本身是在一个大范围空闲内存中进行空间申请,这涉及到 glibc 如何基于当前情况分配的问题(如何整理现有的小内存等操作),是一个不算简单的过程,详情可以去看看 ctfwiki 中关于 pwn 下 linux 的堆管理器的讲解,或者直接看 glibc 的源码里关于 int_malloc 的部分
1.要探讨真正的阻塞不应该看 go,因为 go 的阻塞本质应该是非阻塞,只是调度器挂起了任务;大概的过程是调度器发现有个任务想要阻塞等待一个 io,所以调度器直接把任务挂起了,并开始执行下一个任务,在开发者看来和等待没什么区别。
2.看 linux 的源码可以看到真正的阻塞的代码
@jtshs256 手持教育翻新中配,cpu 内存集显剩余过半,看 b 站时从右侧拉出通知栏,过了一秒才出现
本质应该是系统调用
libc 是基于系统调用的通用功能实现
就像 tls 库,你固然可以自己实现,但是外面有人专门去维护你为什么要专门自己实现一次
如果你把调用其他人写的库理解为运行他人的函数就很容易理解了,无论你写的程序是用什么语言,当你调用 libc 库的时候你都是把 cpu 控制权临时转移给了库函数,他本质是一堆操作(指令)的集合体,用什么语言写的根本不重要
@dorentus #19 这样说来好像确实没有那么难改,但是这听起来并不是改动系统的标准接口吧?感觉每次只能针对单个应用改动态库
@ww24 不太了解 ios 的应用,但是要改 app 不是应该需要源码上改重新编译吗?哪怕是反编译等行为感觉也不是轻松的工作吧?那要针对哪些 app 进行魔改?你怎么确保你改动的 app 被人使用?难道要把全部 app 都改掉吗?
感觉确实应该会有点不是滋味吧?
像半佛说的,算精神损失
坐等矿难 /
随缘抢购出手再坐等矿难
327 天前
回复了 y051313 创建的主题 问与答 求助一个寻路算法问题
双向搜索感觉 ok
隐约有种想 dp 的感觉
关于   ·   帮助文档   ·   API   ·   FAQ   ·   我们的愿景   ·   广告投放   ·   感谢   ·   实用小工具   ·   2348 人在线   最高记录 5497   ·     Select Language
创意工作者们的社区
World is powered by solitude
VERSION: 3.9.8.5 · 14ms · UTC 03:58 · PVG 11:58 · LAX 19:58 · JFK 22:58
♥ Do have faith in what you're doing.